最新文章
自我介绍

SeeYa

Author:SeeYa
花未寒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烦躁

11 30, 2009 | 纪事

3 Comments
奶奶的 果然我最近是极度烦躁的大妈 刚刚跟成彬冷战起来 原因居然是对“无可厚非”这个词的理解有分歧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阴阳怪气个什么劲 吵毛吵...
鉴于学期过半 多门校选院选口语双学位统统开始算总账 八八七七的论文考试扑面盖来 加上最近参加了某外文歌曲大赛 牛逼哄哄地打算唱星象仪 再算上昨天在洗澡间门口撞上拉拉的鸳鸯浴~
于是我烦躁了 ╮(╯_╰)╭

谁说我嬉皮笑脸就是没心没肺 不过是骄傲到自卑罢

乱七八糟

10 27, 2009 | 纪事

2 Comments
其实近来挺废的,但似乎终于回到了人的日子里了。
心情不错,特别是在终于下定决心和D一起写本双主线小说之后。虽然只是瞎折腾,远没有太多关于写完之后要怎样怎样之类的想法,但能够感到零散的生活渐渐有了可以期待和盼望的存在。我自知一直存有太多欲念,行动却永远无法与思维同步,多是纸上谈兵夸夸其谈,难以自满,或者这辈子也是走不出这个圈子的了,但能活蹦乱跳的小折腾折腾地完成一些事情,实在已经够我感激涕零到一定地步了。
今天很彪悍地在课上跟老师对吼了... 我想说其实我有一滴滴的后悔 只有一滴滴滴滴 = =
果然我内里还是存有侠的因子,就是看不惯老师刻薄地奚落同学咩...(其实主要针对我T T),于是本子一摔跟郭奶奶杠上了...多么地神勇啊啊啊...
郭奶奶更猛,她就飚了一句话出来做为对吼事件的结束句:"零分。你。"
我*&....%¥#@....(⊙0⊙)
我牺牲了。以下为游魂自白。

把电脑的各个盘好好整理了一下该丢的丢进回收站,清空的时候听见哗啦的一声,喜滋滋的,感觉整个脑袋都轻了。没两秒钟突然就郁闷了,上回写的论文还没交上去~
接下来这个事件依然跟垃圾有关。是一个比较常见的手误,老娘下楼打水顺便倒个垃圾,右手的垃圾没倒左手的水壶给俺一个漂亮的转身抛进去了~( ⊙0⊙ )

回归正常= =
关于近日的某观感。战争让人们流离失所,居无定处。若说到归属感,应是颠沛的父辈们心心念念的事情吧?那些在流浪中出世的孩子,也许对这种流浪生活并没有太多的苦难感,而这些一个接一个的陌生和未知带来的是兴奋也不一定呢。

完。话说那个江湖真的没有什么头绪的啊啊啊...



远近

05 23, 2009 | 纪事

0 Comments
第一次联系 就这样吧 不需远离 也不要再靠近了



never

02 18, 2009 | 纪事

0 Comments
许久没有上Q 昨晚打开 倒是意外的收到了她的留言

“我一直在想 我和你之间究竟有什么相似之处 而你到底有什么魔力 能够让我一直记挂着你 或许还是他了解你”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之间又说了什么亦或是她又听说了什么 回复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确是有些话想要反驳回去

“你不懂 他从来就不曾了解我 而他所看到的 也仅仅只是我想要让他看到的那个我而已 或许你所惦念的我与他所认知的我 从来就不是同一个人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现在正处在什么样的状况下 过多猜测无用 介入也非我所愿 不能够由衷心平气和地说出 祝你们幸福这样的话 却也不愿看到他在感情之事上牵扯出太多的消极 偶而内心也会跳出邪恶的念头 假设他若回头将你舍弃而我当如何 且不说这样的假设太不现实太庸人自扰 便是他真的重来找我 我也是不能够再回头的了 大家都在各自的路途上走了太远 太远 当初交汇的时候没有赢下来的局点 回首再看 无论当下的技艺多么远胜从前 都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去挽回得了的 徒劳 何苦

我不知道你现在一直不放弃地联系我 是真的如你所说 对我总是担心 挂念 如朋友般 还是只是想让你周围的人 包括他在内 知道你有多能耐 多大度 能够毫不介怀地接纳我做朋友 这些都不是主要的 重点是 我完全不想和你或者他有一丝丝的牵连 之前跟你说的话 鼓励的 训斥的 玩笑的 担忧的 都只是我自己想做的 不是为你也不是为他 正如我现在想做的是不去理会你们的生活一样

所以 不要试图联系我 打听我的种种讯息 试探我在他心中的存在 如果你真的像自己所说的 对他的爱那么有信心的话 你大可不必非要得到我的旁证 我承认 我很可能真的没有办法忘记他了 至少 如今的我还没有这样的功力 但是 想念也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 与你们无关”

这是最后的 也是唯一的一次

继续阅读 »